返回

在包厢的出轨

 首页

👙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    

  许会有人常问:「在你做爱的地点中,哪一个地方最为劲爆的?」

  我的回答是:「其中一个是好乐迪的包厢。」

  是发生在我两年前的生日当天,2003年的10月19日,和一群朋友去唱歌庆生
所发生的。

  追根究底,其实都是酒所惹的祸吧!

  10月12日星期天,一早被闹钟吵醒,回神后赶紧去梳洗一番。

  因为今天政龙将陪我提早过生日,下午他就得返回部队去了。

  属于我们俩人的这一天将从陪我晨跑开始,我有晨跑的习惯是前阵子开始的。

  表面上虽是想多运动,其实真正的目的是要多培养体力,好应付政龙的┅。

  政龙陪着从家中开始出发,跑到附近的国中操作稍做休息后再跑回程。

  回程的路上我们到一家每天必去的早餐店去吃早餐。

  老闆娘:「咦?今天那幺早啊!还有人陪唷,男朋友吗?」

  我微笑的回道:「是啊!麻烦给我来两份炒麵和紫菜汤,谢谢。」

  接着我们便开始吃着早餐,一边计画今天到下午五点的行程。

  政龙:「等等想先去哪逛?不是说要买东西吗?」

  我想了想,说道:「现在还太早了┅店都没有开,等等回家先沖个澡,然后
先「休息」一下!」

  我刻意的强调休息二字,政龙也马上知道了我的意思了。

  满脸疑虑的说:「妳这样不会太累吗?」

  我微微笑着道:「不会不会!不然你想想嘛!晚点逛街、中午吃饭、下午再
晃一下,根本没时间啰!」

  政龙一听,开始考虑思索着,露出了「这幺说好像也有道理」的表情。

  我见状再接着说道:「而且┅下午你就要回营区了耶,下星期不是没放假吗?
这样就两个星期耶!」

  政龙一听到这句话,脸上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苦笑。

  相信也有很多当过兵且有女朋友的男孩子都会有相同的想法吧!

  就是当自己放假后,一定会找女朋友好好洩慾一番!而返营前似乎也喜欢来
个离别的温存┅

  为什幺我会知道呢?因为从政龙入伍至今,我也深受这个不知算不算自然的
反应所害。

  每当政龙留守后放假的当晚,我一定很累┅

  政龙似乎觉得事情都被我说中了,不好意思的说:「好吧!那我们等等就先
回家。」

  「我可是为了你好唷!」我的心里这幺想着,但其实是自己也想要┅

  于是在吃完早餐后,慢慢走回家里洗去一身的汗水后,準备办事!

  我们还是依然习惯从接吻开始,我坐在床边,而政龙坐在我的旁边,开始搂
着我吻了起来。

  我立即的将舌头攻往政龙的嘴里,而政龙察觉后,开始动口吸吮着我的舌头,
我以舌头在他的嘴里和他的舌头交缠着,舔着他的上颚、牙龈、舌根。

  此时胸口开始一阵酥痒,我的呼吸开始加快。政龙见状,将原本搂在我腰间
的手伸入衣内往上移动,开始轻抚我的胸部。

  政龙忽然吓了一跳说道:「你没穿胸罩喔?」

  我一脸理所当然的说:「明知要办事了,干嘛还要穿啊?还不是得脱掉┅」

  政龙一听,失望的说道:「可是┅我喜欢脱掉你胸罩的感觉┅」

  「你这个色魔┅」我一听,皱了皱眉头说道。

  忽然政龙开始发出邪恶的笑声:「嘿嘿嘿┅我是色魔┅小姐,妳现在在我手
中,跑不掉了!」接着便开始搔我痒。

  我一时禁不起搔痒的在床上躺下来扭动身体挣扎,「哈哈┅不要这样啦!好
痒喔!」我开始向政龙求饶了。

  政龙也跟着我躺到床上,再继续吻着我,并以手指开始逗弄我的乳头。

  一会儿,政龙脱去了我的上衣,再以手掌在我的腹部来回轻抚画圆。

  腹部也是我的敏感带之一,在一阵酥痒下使我的腹部不停的收缩,呼吸再度
加快。

  政龙正吻着我的耳垂,接着在我耳边轻说:「这样舒服吗?想不想更舒服呢?」

  我以娇柔无力的声音回答着政龙:「想┅」

  接着政龙缓缓的往下亲吻,经过了颈部来到了胸部,开始吸吮我的乳头,并
以牙轻咬、以舌轻挑的方式再加以刺激。

  每次这样的刺激下,不禁都让我发出轻柔的呻吟声,而另一边的胸部也正遭
政龙以手加以揉捏。

  如此已经让我身体开始扭动,下体也开始渗出了些许的体液。

  过了一会,政龙将手伸进了我的裤子内,发现了我连内裤也没有穿,便将手
指直接插入了我的阴道内开始抖动着手臂。

  突发的刺激,让我不自觉的紧捉住政龙的手臂,双腿想要合拢,却也因为政
龙的刺激而显得无力。

  我开始发出了激烈的呻吟,随着时间的经过,政龙渐渐的增加力道并加快速
度。

  在这样的刺激下,我有了第一次高潮。

  一会儿,政龙忍不住的将阴茎抵向我的阴道口,奋力往前一挺!

  瞬间我感觉一阵电流流窜全身,双手同时的紧握床单,头向后仰、身体微拱。

  我发出一声轻吟,政龙在插入后并没有马上的抽动,开始再以舌头与我交缠


  「好棒┅今天感觉┅不太一样┅」我轻声温柔的说着

  「当然┅希望每次都能让妳有新感觉!」政龙如此的说着┅我听了会心一笑,
将头抬起吻了政龙一下┅

  此时政龙开始缓缓摆动起他的腰部,才过一下子,政龙便坐起将我身体侧翻,
让我双腿都在他的右边。

  又过一会,他将身体侧躺在我身后将我抱住,再开始撑起我的身体,我随着
他的动作缓缓的起身。

  接着我便发现,体位竟已经换成背后的狗爬式?此时政龙示意要我将双手往
后举起。

  接着他将我的双手抓住,在自己将腰前挺时顺势将我双手往后拉以带动我的
身体往后靠。

  如此强烈的撞击,让我每击都发出了呻吟声,「嗯┅啊┅啊┅这感觉好棒┅」
之类的话语不禁的从我口中出现。

  接着政龙将我双手放开让我将上半身撑着,他双手扶住我的腰后开始猛列抽
动┅

  忽然出现了如此巨大的刺激让我一时间无法招架而开始求饶。

  「啊┅不要这样┅慢点┅」可是政龙似乎不愿意停下来┅

 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见了手机响了,便趁机要求政龙停止动作好让自己逃离这
猛列的攻击。

  「喂?你好。」很固定的开场白!

  「冰吗?我啦┅小鱼!」电话一头传来高中同学小鱼的声音。

  「啊!小鱼啊?好久不见呢!怎幺会想到打电话跟我聊天啊!?」

  「下星期日不是你生日吗?我们打算要帮妳庆生,一定要到场啊!」

  「真的吗?好啊!要去┅啊┅!」此时我的阴道忽然传来一阵刺激┅原来是
政龙冷不防的忽然猛攻了一下。

  「怎幺了?」小鱼问道。「不┅没事┅没事┅」此时政龙又猛攻了一次,这
次我强忍了下来┅

  我摀住嘴,先习惯了政龙这阵的猛攻,接着带着喘息开始继续和小鱼讲电话。

  「我们┅要去哪庆祝啊?」我强忍住呻吟,娇弱的说完这句话。

  「大家想去唱歌耶!你觉得呢?┅┅怎幺了?好像不太舒服,声音怪怪的喔!」

  小鱼发现了我的不对,开始追问了起来。

  「不┅没事┅」我依然强忍着回完这个问题。

  「是吗┅?」小鱼开始疑惑了起来,为安全起见我决定先挂了电话。

  「小┅小鱼,我晚点再打给你好吗?我现在┅有事┅」说完便準备将手机合
起┅

  结果就在那一瞬间,政龙使力的猛撞,我不禁的大叫了一声,而此时才刚好
将手机给合上。

  「要死了喔!这时候还猛欺负我┅」我深怕小鱼发现正在办事,而羞得怒了。

  此时的政龙并不说一句话,反而以更强烈的动作对我展开猛攻┅

  如此之下,让我脑中的怒思瞬间被快感沖散┅使我依旧继续沉醉在欢愉之中


  我开始忘我的呻吟,政龙的技巧越来越好了┅加上可能因为当兵,体力越来
越好┅

  「龙┅我快了┅受不了了┅好┅好棒┅」听我这幺一说,政龙也準备做最后
的冲刺。

  政龙让我平躺在床上后,将我双腿举高合起抱住,然后开始抽动┅

  没有多久,我再次的到达高潮,身体开始微微抽搐着┅

  阴道也同时收缩了起来,此时政龙再次猛抽了十数下后,最后奋力一挺,便
射了出来┅

  我紧紧的抱住政龙┅两人此时安静的偎在一起喘息着┅结束了今天的大事┅

  「老婆┅小峰他们也说要帮你庆祝说┅」政龙说着。论

  「嗯┅好哇┅那就和我同学一起来吧!我再跟他们说时间地点。」我轻声的
回着。

  「嗯┅好。」政龙亲了亲我的脸颊后回道。

  晚上我便打电话给小鱼,详谈了庆生会的地点,决定先一起吃个饭后再到好
乐迪唱唱歌。

  同晚也打电话给我男朋友的朋友小峰,告知他时间和集合地点,并请他转告
其他人。

  接着便打电话给政龙道晚安,顺便说说庆生会当天的行程与人数。

  政龙也很高兴有那幺多朋友可以帮我庆生,也先预祝我生日快乐。

  庆生会当晚,我们在餐厅门口集合,不包括我共三女五男。

  其中小鱼、佩旻、阿志、阿德、小政是我同学。而小峰、小赖是我男朋友的
死党,佩雯则是小峰的女朋友。

  人数到齐进了餐厅当然二话不说大家就开动了,同学们许久不见一定是开始
闲话家常。

  小峰他们则关心着政龙的近况,搞不好是得了未入伍恐惧症,都在问政龙在
军中过的如何。

  此时小鱼偷偷的靠到我身旁咬耳朵┅「冰┅我问妳┅你们那天是不是在┅那
个那个?」小鱼忽然的爆出这个问题。

  「啊!?这┅」事到如今,我也只能乖乖的点点头了!

  「哇!那时候妳家那口子还敢动喔!?」小鱼一脸惊讶的问。

  「他┅故意的啦┅,妳怎幺会知道的啊?」我疑惑的问。

  「听妳挂电话前的那个叫声啊┅」小鱼偷笑着说。

  「哇咧!真的被妳听到了喔!」此时真想找个洞钻进去呢!

  「妳一定很性福吧!听妳那声音就知道┅」小鱼不饶人的追问。

  「呵┅还好啦!」我尴尬苦笑的回着。

  「哈!别假了!一定很棒吧!」小鱼调皮的问着。

  「借妳用用看不就知道了?」我也调皮的回着。

  此时我们俩不约而同的大笑了出来┅

  餐后所有人依照原定计画来到好乐迪,进了包厢后大家便抢起了歌本开始点
歌。

  小鱼先帮我点了生日快乐歌大家一起唱了之后,小峰则点了快乐鸟日子来带
热气氛。

  中间我拿起了麦剋风说道「如果我真的活了两千三百多岁啊,我家政龙早就
不要我啰!」

  此时大家笑成了一团,小鱼便调皮的站起来举手大叫「妳家政龙不要,我要!」

  一听大家又开始大笑了起来。

  小峰说这种场合应该少不了酒,拿了準备好的酒后,开始发挥所长的调了起
来!

  就这样一杯杯鲜艳的鸡尾酒就出现在桌上给大家品嚐。

  我虽然不是很喜欢喝酒,但朋友的手艺总该捧捧场吧!

  可是大家仗着我今天寿星,边唱哥边拼命敬酒,我很快的就招架不住了。

  我开始觉得失去平衡感,头重手重的整个人坐在正中间的沙发上,开始起了
睡意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隐约的感觉到有人正轻抚着我的左大腿,但却又不以为意的
继续睡着。

  此时不时的感觉好像有人在跟我说话,但又好似没有,整个人昏沉沉的。

  接着我渐渐的被来自我阴部的刺激给弄醒,迷糊的睁开眼睛看看是怎幺回事。

  我我才发现我竟然是已经裸着下半身双腿开开的靠在桌上了┅而有个男人正
贪婪的吮食着我的下体┅

  此时我意识越来越清晰,快感越来越强烈┅我开始不禁的呻吟,低头想看清
楚这男人是谁。

  仔细一看我才发现是小赖,「小赖┅你在做什幺┅┅不能这样┅」我发着软
弱无力的声音问道。

  小赖并没有理会我,依然忘我的吸舔着我的下体┅

  我转转头看看身边,发现佩雯正坐在小峰的大腿上,而小峰则以右手伸进了
她的裤子里,左手伸进衣服里抚摸着她的身体┅

  小鱼则睡在另一边,其他人都不见了,萤幕上的歌曲还是继续播放着┅只是
没有人去唱┅

  我想呼叫小鱼,可是音乐声盖过了我的声音,小赖以双手扶在我大腿上将我
的腿撑开。我想反抗,却又无力去反抗这一切┅只能任小赖侵犯着我┅

  「小赖┅别这样┅放开我好吗┅」我试图将双腿合起┅但小赖都立即以更大
的力道将我腿挡回去┅

  「啊┅小赖┅不要这样子┅你不能这样┅」我与带呻吟的继续想让小赖停下
他这疯狂的行为

  我开始想向小峰求救,可是小峰正与佩雯做的火热,根本没有看向我这边┅

  我使力的以双手撑起身体,再试图的逃离,此时小赖忽然起身靠近我,对着
我说:

  「是妳自己发浪解开裤子的钮扣和拉链的,也是你要我脱掉妳的裤子的┅刚
刚还自己把腿张开呢┅」

  此时我听小赖这幺一说,根本都毫无头绪┅接着他又说:「妳这个骚女人┅
我想上妳很久了,今天妳自己送上门,你说我怎幺可能放过妳?」

  说完便将身体整个压在我身上,开始强吻我┅

  我一时不防,马上就让他将舌头伸进了我的嘴内开始舔着我的舌根┅嘴内还
不时的尝到一股淡淡的鹹味┅「这┅是我的水吗┅?」心里问着自己。

  接着小赖将手伸进了我的衣服,将我的上衣整个翻开,拉下了我的胸罩后便
开始揉着我的胸部┅在这连续的攻势下,酥麻感一波接一波,我竟已经忘了要反
抗了?

  「不┅不行┅我不能这样子┅」脑海中我不断的告诉自己,但却又渐渐被身
体的快感给吞噬掉┅

  不久┅我已经完全的放弃了挣扎┅任小赖享用着我的胴体┅而我则顺着到达
大脑的电流┅不断的发声轻吟着┅

  小赖坐到我的右边,指示着我将双腿完全打开,我当时不知为何的照做了┅

  右腿放在他的大腿上┅他不断的以右手在大腿内侧来回的摸着,左手则绕过
我纤细的腰以手指插在我阴道内┅我将头转过去和他相吻着┅舌头不断的相互缠
绕着┅

  不久隐约的听到一个女孩子的呻吟声┅,我顺着声音望去┅惊见了小峰与佩
雯的春宫大戏┅

  这一幕着实的为我带来莫大的刺激,小赖见状问道:「怎幺了?看他们这样
┅想要了吗??」

  我忍着不回答┅谁知小赖见我不回,便将手指抽离了阴道,以中指腹开始揉
起了我的阴蒂┅

  最后我终于还是忍不住了┅说道「我要┅小赖┅我要┅」

  此时小赖得势,趁机问道:「妳想要什幺?妳该怎幺做呢?」

  此时的我已经沖昏了头,再淫秽的话也说的出口「我想要小赖的肉棒┅」

  说着便伸出右手解开小赖的裤扣并拉下拉鍊,伸手进去将他那早已硬得不像
话的阴茎掏出来┅

  「求我看看┅」小赖又说道。此时的我已经顾不了那幺多了┅「小赖┅求求
你┅我要┅插我┅」右手依然紧握着他的阴茎说着。

  小赖一听便起身站到我的面前,脱下裤子后靠上身体,将阴茎对準了我的阴
道后说:「妳这女人真的很骚┅看我怎幺干死你┅」说完便挺腰,将整个阴茎没
入了我的体内,顿时快感从阴道直冲到我头顶┅

  小赖一开始没有猛烈的抽动,双手抓着我的胸部,缓缓的来回摆动着他的腰,
一波波的快感,让我的下腹部好热、好舒服┅

  「真不错,比我马子还要紧的多┅,要不要我用力干妳啊?」小赖说道此时
只想得到最大快乐的我,点了点头示意。

  没想到小赖却不因此满足说:「要就说出来啊!」

  「我┅我要你用力┅┅干我┅」我不管了!现在的我只想享受┅

  「妈的!骚货!」才一说完,小赖便开始加快腰的摆动速度┅

  才不知经过几首歌的时间,我跟他交合处的水声和拍击声就越来越大,我知
道我要高潮了,速度比我任何一次性爱都还要来的快。

  「干死妳这骚货!我有没比妳男朋友厉害、有没比小龙的大啊?」

  小赖气喘呼呼的在我耳边问,我知道他也快接近极限了,此时这些淫言浪语
在我耳中不但不刺耳,反而是种催情剂┅

  我搂着小赖的脖子,半诚实半挑逗地回答:「有┅唔唔┅┅你比他还厉害┅
啊┅好爽┅┅」

  「妈的!干死妳这贱货!」话说完小赖下身抽插的奇快无比,我胸前的乳房
就像两颗布丁一样,被他干的不停颤抖┅

  没多久,小赖哼的一声低吼,射精了┅我也同时被他顶上了高峰。

  此时因为小赖并没有吻着我,我也顺着感觉不断的淫叫着┅

  就在一首歌结束后安静下来的那几秒钟,小峰听见了我的声音转头查看。

  发现我上衣被撩起,裤子被丢一旁,内裤则还挂在脚踝上┅几乎全裸着身体


  而小赖光着下半身并紧贴在我的腰下,正在做射精的最后几下抖动,而我双
手双脚紧紧地缠着他,感觉自己就像是不愿放弃那最后几下的愉悦,而女性的本
能也使我小穴贪婪地吸吮着他的肉棒,就像是他的一滴精液┅我都不愿意放过。

  小峰看到傻了眼,马上起身穿好裤子后靠上来将小赖强行拉走┅

  便开始对小赖一阵大骂,「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幺吗?你这样怎幺叫我跟阿
龙交待!」

  说着便要佩雯叫醒小鱼后,先带着我回家┅

  我在佩雯和小鱼的陪同下,搭着计程车回家,路上一直想着自己刚才的行为
┅为自己感到羞耻,对政龙感到羞愧┅当场便哭了出来┅

  我不知道该怎幺办┅该怎幺面对男朋友┅而佩雯和小鱼则不断的在一旁安慰
我┅

  我在到了家后,洗了个澡┅并在浴室的浴缸内大哭了一场┅

  而这件事情,我还是不敢跟政龙说┅┅
评分
相关推荐
3.0分

3.0分 包厢内的轮奸

3.0分

3.0分 情人包厢

3.0分

3.0分 情人包厢

3.0分

3.0分 K房包厢轮奸

3.0分

3.0分 网吧包厢里的荒诞经历

3.0分

3.0分 包厢里干她到高潮

3.0分

3.0分 包厢里干她到高潮

3.0分

3.0分 网吧包厢里干学妹到高潮


提示: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,请牢记

请不要忽略该提示,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。


免责声明 || 广告合作 || 意见反馈

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

所属·美国·华盛顿